「江山令」周子舒本质十四篇:老温让子舒落水,称愿见到子舒真容

周子舒内心已经认可了老温这个朋友,交友就得交心,他愿意卸下防伪的易容术和老温坦诚相待,也希望老温能够坦诚相待。

老温将我带到湖边一处安全的地方,这才将我放下来。我还在想着刚刚的事,这些药人是哪来的,为什么还有醉生梦死,这是天窗在用的,难道天窗也想抢琉璃甲?

老温抓着我的手要给我把脉,我用手拍打他的手背,阻止他给我把脉。

我知道他会医术,可我不想让他发现我的内伤。

老温以为我还在生他的气,气他刚刚没有及时出手,害我又受了伤。我才不会因为这点事生气呢,他叫我别生气,自己真的是中招了。

我转移了话题,说我中毒了也能自己走。老温哈哈大笑,说和我埕什么英雄,被我扶一把不丢人。我学着船夫李老头的方言,脱口而出埕你奶奶个熊,说完自己都觉得好笑,老温听了也笑了起来。

气氛顿时变得轻松许多,只是牵动了内伤,胸口有些难受。老温有些紧张的,关切的问我怎么了。我想到药人浑身有毒,赶紧掏出解药,自己吃了一颗,也让老温吃一颗。

老温吃过后笑着问我,怎么身上有那么多解药,莫不是出生神医谷吧。我让他看我想不想个悬壶济世的人,老温说不像,我看起来倒像专要人命的,在破庙心狠手辣,把他这个鸡都不敢杀的温大善人吓得小心脏砰砰跳。可得了吧温搭讪人,咱俩彼此彼此,你的狠辣劲我也是见识过的,杀人比我干脆利落多了,连个活口都不留。

我现在只有五成功力,而且厌倦了杀人。我手臂上被药人抓伤了,看来得处理一下伤口。老温问我那恶心人的东西真是药人吗,我对药人不是很熟,就在卷宗上看到过。

传说能够用金针控制人的神时五感,再用毒药炮制,就能将活人练成力大无穷的怪物,这就是药人。

我问老温有没有匕首,老温从衣袖中掏出一把。他还要帮我处理伤口,我自己拔出匕首,将伤口划开,将毒血吸出来。

老温来抢匕首,我用手挡住,问他想干嘛?老温干脆就点了我的穴,说我再厉害背后也没长眼睛吧。原来他是要给我处理肩膀上的伤口,我只好让他弄。

老温一层一层扒开我的衣服,他手触碰到我的肌肤的时候,我有些不自在,本能的想躲开。

老温拽了一下我的衣服,说别动。我能感觉到刀尖划开了我的伤口,老温竟然将我肩上的毒血吸出。那瞬间我脑子一片空白,气氛尴尬到了极点。

我说好了,老温抓着我的衣服不放,他想干什么?老温说我的易容术有些差劲,头和脸都照顾到了,身上却没有,让我承认自己易了容。

我知道老温一早就猜出来我易容,我也不想否认。我就说易容最想躲的就是他,他觉得好笑,说我躲不掉的。

那可不,跟狗皮膏药一样,怎么也甩不掉。既然甩不掉,我也就让他跟着了。慢慢相处下来,我发现,他跟我还挺投缘的。

老温说我易容若躲别的什么人,那也不必担心,有他在我身边,没人能伤得了我。就算我的仇家是天王老子,他也不怕。老温太不谦虚了吧,难不成还能遇神杀神遇佛杀佛。

他说自己心系天下苍生,不杀人的,会以德服人,用他那三寸不烂之舌把我的仇人降伏。我量他想破头也猜不到,在他面前这个糙汉子,就是杀人无数的天窗首领。我们俩经历这么多,的确算得上是生死之交,让他看我真容也是可以的,只是他对我还不够坦诚。

老温说他就是这样的啊,对我没有隐瞒。我要是不信可以摸摸看,说着就拉着我的手,让我摸摸他的脸。我甩开他的手,真是拿他没办法。

老温对我出招,我顺势一挡,还是被他抓住了双手。老温抓着我手腕就已经知道我内伤不浅,他让我给他看看。

我甩开他的手,不以为伤成什么样,我自己清楚,用不着他管,说完转身就想走。

是在逃避,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内伤的事。他认识的这个阿絮,对自己下了多狠的手,这伤没有人能医好,反正也活不了多久了,索性就再瞒着他吧。老温非得看我长什么样子,伸手就要来扯我的面具,我就跟他打了起来。

他也不管我身上有没有内伤,对我穷追不舍。

老温追着我跳到湖面的船上,在水面上打起来更不方便,我现在哪是他的对手啊,没一会就招架不住了。躲避不及我掉进了水里,还好我水性好,不然真让老温害惨了。

既然都到这个份上了,我干脆就把面具卸了,天天这么装痨病鬼怪累的。我在水里听到老温叫我,还以为我输了没脸见人,胜败乃兵家常事,不丢人的。过了半响都听不见我回话,他急了,一遍遍喊阿絮。

我故意不上去,也不回答他,就是让他着急,谁叫他非得看我的模样。不给他看还对我动手,欺负我现在有内伤打不过。老温还算有点良心,见我久久不从湖里出来,竟跳进水里来捞我。

我只是在卸妆,用的时间久了点,害他误会了。

我抓着老温,一起从湖里上岸边。瞧着他那个落汤鸡的模样,真的好想笑。

想不到风度翩翩的温公子,还有变成落汤鸡的一天。我知道,迟早是要以真面目面对老温的,我也不想再伪装了。跟老温一起经历了这么多,我心里早就把他当做朋友了。

相关文章